蓝领困顿,直播带岗是真伪需求?

求职招聘,早就该抛弃猎聘、boss直聘和脉脉这些老古董级别的招聘APP了吧!

现在老铁们在直播间里找工作。

6月29日,此前深陷假燕窝和各种纠纷难以脱离负面泥潭的辛巴在快手搞了一场直播带岗,一口气介绍了5家企业,5家公司的企业招聘代表进入直播间,一同介绍岗位需求,实时解答应聘者问题。

最后的数据显示,这场直播现场发布工作岗位超10万个,两个小时5家企业收到报名简历合计17.5万份。

似乎终于抬起头来的辛巴说,这是自己第一次做招聘,做企业与求职者的桥梁,让更多人找到合适的工作。

实际上,“直播带岗”并不是辛巴所创,早在今年年初时,直播平台就推出蓝领招聘平台“快招工”,后又相继推出“新春招工会” 、“大学生云端招聘季”、“军创英雄汇”等一系列活动,为蓝领、大学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不同群体用户找工作。

直播带岗这把火怎么烧起来的?又到底能烧多久了?

一、蓝领招聘,催生“直播带岗”

别以为你身边总是白领、咖啡和书店,世界就是这样组成的。在国内,蓝领工人的基数才真正庞大。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第二产业工厂蓝领2.18亿人,第三产业服务业蓝领为2.08亿人,整体蓝领规模达到了4.26亿。白领只有1.8亿人、金领仅1240万人。

但是蓝领求职一直较为困难,尤其是受疫情影响,很多地方出行受到局限。而且,传统的线下四处跑工厂找活的方式既费时又费力,效率低。

蓝领招聘市场的特殊性质,急需一种新的招聘方式解决饥渴的劳动力市场和空荡的工厂间的矛盾。

“直播带岗”作为一种能有效突破地域和时间的局限的招聘新路线,将线下招聘会转为线上,将求职跑腿变为简历点投,正好契合了这一诉求。

从今年年初开始,各地区人力资源局乃至于院校,都纷纷开展“直播带岗”促就业。

今年1月份,鞍山开始在抖音平台“直播带岗”,开播5个月的时间里,鞍山市人力资源和就业服务中心抖音账号吸粉1.7万人,单场直播观看人数最高达2.1万人次。

这背后,其实并不是短期的蓝领群体求职和招聘矛盾,而是长期面临的群体性求职难局面。蓝领所面临的招聘市场信息壁垒严重,也加剧了这一“应聘难”和“招工难”局面。

一般工厂对蓝领的用工需求大,不需要复杂的考核流程和精尖的技术,但这类群体获取工作信息的渠道简单、狭窄,主要通过企业认识的熟人介绍,或者劳务市场或者厂门口的招聘小广告,稍微文化程度高一点的可能通过劳务公司或者58同城等泛服务软件平台“大海捞针”。

这样的信息不对称与闭塞,还隐含了大量蓝领难以辨识的“套路”和虚假信息。

前不久和在人力公司专门从事蓝领职工招聘岗位的人事朋友聊天,他说其实工厂和他们发布职位信息以及薪资待遇都是一样的,每招聘到一个人,公司就需要付相应的服务费。

“虽然总体上,对于求职者来说选择中介公司或者工厂直招无任何区别,但是也不排除两方给出的价格不一样,中介赚差价的情况,不过这种一般出现在小时工和不正规的中介群体身上,行业比较乱,毕竟临时工和正式工的合同、流程等都有所差异。其实正规的中介公司是不太愿意招小时工的,像我们有时候跟一些大点的企业合作,为了达到他们的招聘人数要求,以保持长期合作关系,我们往往会抬高工价,损失点自己的利益。”朋友这样描述蓝领招聘重的套路。

在他的经验里,那些写着“一天12小时,90元一天,自带行李,管吃住”这样的很多都存在陷阱。“等中介带你过去之后,地理位置偏不说,若做不满要求的固定时间则不发工资”。

一位做家政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同事之间也经常在58同城、赶集网这样一些泛中介平台找家政服务的工作。但是,这些平台充斥着大量的招聘虚假信息,例如本以为是企业或者甲方直招,结果实地面试后中介公司却要收取押金和服务费,还有招聘信息与实际信息不相符,更有遇到空壳公司被骗的情况。

直播带岗似乎能解决蓝领工人和招聘方的信息不对称与壁垒问题。在辛巴的直播带岗中,多家企业招聘代表在直播间依次介绍用工工种、岗位职责、岗位数量需求等信息,用户实时评论和提问,主播在线解答,从“面对面”面试,变为“屏对屏”交流,将“求职跑腿”变为“简历点投”。

直播带岗天然具有的信息容量大、岗位选择多、反馈速度快等优势,能确保信息透明度和真实性的同时,也提高了应聘者的求职效率,省时省力。

蓝领工人体量庞大,急需新的招聘方式,但其线上化率仅5%。

推出直播带岗,恰如其时。作为“下沉市场三巨头之一”,快手已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文化和身份属性“老铁文化”,同时,它传递出来的也是用户和快手平台之间的情感交流和链接,可以说,快手为蓝领人群提供直播招聘服务,是刚好契合供需双方的要求,承接两方信息,促成对接合作。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高级技师吴端华认为,快手推出蓝领招聘功能“快招工”,求职者无需投简历,只需留下联系方式,即可一键报名平台上招工的企业和劳务中介提供的职位。这是一种创新模式的“直播带岗”,让蓝领就业实现了面对面、更透明、更立体。

二、看着热闹,问题不少

凭借传统招聘渠道所不能比拟的天然便利优势,直播带岗自今年以来在全国各地兴起。

江苏常州、山东济南与潍坊、山西等各地区相关部门,积极创新招聘方式,通过直播带岗的方式,针对蓝领、大学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群体举行招聘专场,政府网上搭台,取得良好效果。

还有一些垂直领域大V,“刘超人力”、“小肥龙”、“冷风不冷”等直播,便一直专注于直播招聘,他们还联手中国青年网以及直播平台,为2022年应届大学毕业生开设招聘专场,共吸引超过360万人次关注,为歌尔股份、中航锂电、康华制药、蓝思科技等知名企业完成一波次招聘。

纵观网络上各大平台给出的直播带岗情况,流量数据很可观,但最终实际转化率,或许还要打一个文号。

辛巴此前也只披露2小时收到17万份简历,但对于实际签订合同的数据,在后续的宣传中却再也没有相关披露。

我们不禁思考,直播带岗固然是一种值得尝试的新招聘方式,但是否能成为一种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了?

南京建邺区某互联网企业HR韩女士就坦言,“很多时候因缺乏受众精准度,直播间‘看客’很多,‘下单’的很少,再加上组织一场直播带岗耗费时间精力较大,我们今年没有举办此类活动。”

有些求职者也反馈,企业主导的直播带岗精准度不够,不能有针对性地展示自身亮点、优势,且存在信息虚假、信息容易泄露等问题。

除此之外,由于网络直播招聘兴起时间短,它还尚未形成固定的招聘周期和场次,很多用户只能“随缘”刷到,主动关注度不强,招聘宣传力度和覆盖面不够。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直播带岗虽发源于直播带货,但两者并不能同日而语。一旦直播带岗招聘的做法仿照此前的带货直播方法,尤其一旦出现虚假宣传或不合规套路,则可能涉嫌违法。

此外,直播带岗还需按照职业生涯与行业、岗位角度深度分析所从事工作价值,对求职者有职业指导性,从而引导求职者合理进行选岗选企业,这也就意味着,并不是随意一个网红主播都可以做直播招聘。

对于如今以快手为代表的很多入局直播招聘平台,都需要引入更为严格的监管机制,在增加直播带岗场次和职位的同时,也要仔细审慎地审核该公司的资质和实力,同时做好平台求职者的隐私信息保护措施,形成一套良好健全的责任运营体系。

写在最后

虽然最近直播带岗火热,但是它真的能就此取代传统的蓝领求职中介和泛服务中介平台吗?

其实,这样或许这样理解就清晰了。直播带岗作为一个新兴模式,其实际效果和发展还有待社会的考量和验证。正规的中介公司或第三方招聘平台依然是很多人群常用且赖以依存的求职渠道,这一用户行为习惯在短期内并不会被舍弃。即使蓝领也全民线上时,中介公司和第三方招聘平台同样可以通过线上招聘的模式介入其中,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

辛巴此前有过一番解释,“这次直播带岗是纯公益性质,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表明了自己并不会全力做直播带岗的意图。

之所以,直播带岗是纯公益性质,更多在于这并不是一项能够比拟直播带货生意的大市场,这是一条市场并不宽广,费率较为低下的极度饱和的细分赛道,红海竞争态势显著。

除了公益,又有几个人会不顾商业利益往里冲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