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字节,再战一次

社交梦,字节还在跳动。

根据天眼查,最新的字节跳动投资是收购北京波粒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二维虚拟社交世界的科技公司。

据VR陀螺报道称,波粒子团队成员已整体并入字节跳动,创始人马杰思主要负责字节VR社交业务。

这是去年收购的VR硬件Pico之后,字节跳动在元宇宙领域的另一个动作。唯一不同的是,字节跳动选择从社交网络切入元宇宙。

毫无疑问,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将继续在元宇宙领域发挥作用。如此大的动作延续了字节跳动的一贯风格,即在押注一条轨道后不断买买。

在这背后,更深层次的意义是,字节跳动希望通过元宇宙的社交互动支撑其社交梦想。

近年来,字节跳动在社交领域不断发挥作用。在闪光和飞谈之后,抖音举起了字节跳动的社交旗帜。自2019年以来,抖音已经推出了许多社交功能,试图分享社交蛋糕。

但这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在竞争激烈的社交轨道上,抖音的社交功能并不流行,在社交领域仍然很难得到多少蛋糕。

这时,元宇宙风口来了,虽然远未达到成熟阶段,但提前下注,或能抓住机会。

今天的元宇宙社交网络仍然是一种初级形式,大多数产品都不令人满意,而字节跳动将社交梦想寄托在元宇宙上做多少?胜算是多少?

01 收购元宇宙社交公司,字节下注

在国内元宇宙的故事中,字节跳动是风向标的存在,行业用放大镜观望一举一动。

最近,字节跳动再次出手,收购了元宇宙社交公司波粒子科技。早在5月,波粒子科技创始人马杰思就将脉脉的个人认证改为字节跳动Pico社会中心负责人。

据悉,Pico新成立的字节跳动社交中心负责VR除了马杰思的负责人,波粒子科技原有团队的50多人也被整体纳入社会业务部门Pico社交中心。

波粒子科技CEO马杰思是VR业内老将。公开资料显示,马杰思曾在人工智能公司格灵深瞳担任产品经理,后来进入HTC VIVE担任VR行业应用负责人。

随后,马杰思作为小米更为业内知名VR高级总监。他主导小米和Facebook虚拟现实头戴制造商Oculus合作,推出Oculus Go中文版-小米VR同时,马杰思开发了名为米世界的一体机。VR社交产品。

直到2019年小米VR据说团队解散了,马杰思离开小米,然后创立了波粒子技术。该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Vyou微你的二维虚拟社交应用。APP上线不到一年,用户数量就超过了百万。数据最好的时候,摩尔庄园在当时热门榜上排名第一,Vyou微你排名第二。

图源Vyou微信微信官方账号

波粒子也受到资本的青睐。公司成立仅三个月,完成了险峰K2VC数千万天使轮融资。2020年9月,波粒子科技获得经纬风险投资、源代码资本、知春资本投资A轮融资。

目前,波粒子官方网站显示,它正在创建虚拟Avatar虚拟社交产品从轻量级手机开始App单点切入,最终成长为一个跨越Mobile/PC/VR/AR多平台虚拟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马杰思是2018年的元宇宙社交网络Unite会议公开表示,从移动VR就应用场景而言,尤其是To C端的VR社交必须是应用场景中非常重要的环节。

社交网络是字节一直想要突破的轨道,这也让收购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合作。

结合各大厂对元宇宙生态的布局,加入波粒子后的字节Pico未来社交中心也可能诞生Meta旗下Horizon World那样包含社交、娱乐、会议等多种场景的元宇宙内容平台。

除了收购公司,字节跳动还在为新项目招聘买马。

根据字节跳动发布的招聘信息,Pico目前,社交中心正在招聘大量人才。招聘职位包括社会研发、销售运营、视觉设计等,其中社会测试领导和社会研发领导的月薪约为10万元SLAM算法工程师的月薪高达20万元。

收购波粒子后,字节跳动也是元宇宙内容生态的重要补充。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已经从游戏开始,VR硬件和其他切口切入元宇宙。自去年以来,字节推出了游戏平台日夜光年,收购了游戏公司的瞳孔技术,收购了VR硬件公司Pico、还与乐华娱乐联手推动虚拟女团A-SOUL出道……

值得注意的是,字节跳动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与元宇宙密切相关。如今,加码元宇宙社交网络无疑为字节跳动的元宇宙梦增添了一把火,这也表明字节跳动将继续增加对元宇宙的投资。

02 元宇宙社会现状:雷声大,雨点小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交需求。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参与、化身形象、场景社交网络是元宇宙价值的来源。此外,该报告还强调了社交网络在元宇宙生态学中的重要性。

巨头的趋势更像是风向标。去年年底,社交巨头Facebook改名Meta,就像鲶鱼搅动了元宇宙的社交市场。

今年2月,元宇宙社交网络APP凝胶横空出生,顺势登顶App Store首先,百度推出元宇宙社交网络APP希壤和字节开始内测派对岛;世界秀推出虹宇宙,映客改名映宇宙……

资本也在动。去年12月,元宇宙社交平台Rec Room宣布完成1.融资45亿美元;同月,元宇宙虚拟社交平台Zepeto获得约合1.89亿美元的B轮融资,成为估值超10亿美元独角兽;今年2月,元宇宙社交平台BUD还宣布完成1500万美元A 轮融资。

当大家还没有搞明白元宇宙是什么的时候,元宇宙社交已经异常的火爆,成为玩家入局元宇宙的新姿势。

但明显的特点是,上述动作有点雷雨。卡住,体验差,产品下架,没有元宇宙社交产品真正长期爆炸。

以凝胶为例,爆炸后不久就下架了。在隐私泄露被曝光后,更重要的是,它没有让用户真正感受到元宇宙的氛围,而是回到了一个捏脸软件,看起来很像QQ秀。

同样,虹宇宙的热度也在下降,派对岛也没有掀起太多的水花。

这些事实表明,当现实世界转化为虚拟世界时,社交故事变得更加有趣,但也更加同质化。与市场上现有的元宇宙社交产品相比,它们只是在原始社交产品的基础上升级了简单的场景和人物形象。

换句话说,本质上,大多数元宇宙社交产品并没有摆脱传统产品的社交游戏。

还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元宇宙的社交市场还没有形成,那么游戏和硬件设备更接近元宇宙的入口,也需要时间来打磨。

以字节跳动收购Pico例如,这无疑是VR硬件设备轨道上的大动作。就像当年一样Facebook收购Oculus同样,字节跳动想要复制Quest成功,迅速抢占市场,借贷Pico成为国内VR的领头羊。

但这是一项投资重、短期内无回报的业务。Meta,它花了七年时间不断改进VR直到2022年,产品的外观和性能才投入大量资金Quest出货量只有1480万。

字节跳动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从收购Pico起初,字节跳动完美地诠释了金主的角色。从开屏广告到广告视频插播,再到直播间,字节跳动通过抖音给予Pico全家桶式流量支持。据新浪财经报道,字节跳动将于今年5月举行Pico 2022年的销售目标从100万台提高到180万台。

更重要的是,硬件 字节跳动需要时间来打磨内容生态的组合拳。如果没有合适的内容和场景,消费者可能不会付费。Pico依赖于SteamVR,游戏只有200多款,Quest该平台拥有数千款游戏。

事实上,这一次,字节跳动也希望通过收购波粒子技术来弥补元宇宙生态的拼图。但是元宇宙的社交网络是什么样子的呢?目前还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先进入的玩家并不意味着胜利,一切都要等到技术落地。

03 字节跳动:去元宇宙找下一个微信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描述了人与城邦的关系:离群索居者要么是野兽,要么是神。

从长远来看,社会意义不亚于衣食住行,这也是巨头想要寻找下一个微信的原因。

像许多巨头一样,字节跳动多年来一直在测试社交产品。2019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字节7周年纪念日上说: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社交网络,公司也有反馈,不要与公司竞争,压力很大。

即使有压力,字节跳动也开始社交。同年,字节跳动推出了两种社交产品,一种是闪光,另一种是飞行聊天。前者专注于视频社交网络,后者专注于社交网络。

起初,多闪的诞生被字节跳动寄予厚望,被外界视为微信的竞争对手。当时多闪专注于短视频 背靠流量池抖音的社交流量池抖音,一出生就含有金钥匙。APP被称为工厂的字节跳动,只有多闪获得了产品发布会的特权。

值得一提的是,同一天,还有由快播创始人王欣主导的厕所MT、原锤子科技CEO由罗永浩主导的聊天宝发布了两款社交产品,三款社交产品同时围剿微信,社交场面热起来。

与高举高打的多闪相比,飞聊的出现有点低调。当时没有高管宣传字节跳动,只有董事长和欢聚时代 CEO 李学凌远程给飞聊打Call。他的朋友圈说:我赌张一鸣的飞行聊天可以成功。因为我看到了太多的成功因素,我认为机会真的可能会到来。

但事与愿违。多闪和飞聊昙花一现,逐渐失去声音。在此期间,随着当时多闪产品经理徐璐然和飞聊产品经理单毅的变化,多闪被纳入抖音和飞聊暂停。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社交梦被按下暂停键。

虽然字节跳动的社交梦想屡战屡败,但野心依然存在。

在社交产品相继失败后,字节跳动选择了另一条社交道路,即围绕王牌APP抖音,在线各种社交功能。

2019年8月,tiktok内测群聊功能,标志着字节跳动的社交旗帜开始转移到tiktok手中。2020年初,tiktok战略部设定了三个优先方向:社交网络、电子商务和海外旅游。随后,tiktok推出了连接、视频聊天、朋友、tiktok、一起看等社交功能,涵盖熟人和陌生人。

字节跳动在创新大会2021上CEO张楠说,抖音的社交功能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用户的互动需求开始在抖音内部发酵,促进了抖音的社交互动。

但面对微信这座山,抖音的社交网络仍然不是很出圈,抖音承载着太多的字节跳动期望,在社交网络中,仍处于突破阶段。

从这个角度来看,字节跳动收购波粒子技术,进入元宇宙社交,而不是元宇宙,而是社交。此外,去年9月,据报道Tech《星球报道》正在开发字节跳动内部的元宇宙社交产品Pixsoul”,主打AI捏脸功能。

元宇宙是一个新世界,字节跳动的社会梦想也迎来了新的战场。尽管元宇宙的社会世界现在非常荒凉,但这是最有可能创建微信的地方。

就像马杰思公开谈论马杰思一样VR社交网络,接下来有几种趋势,游戏就是其中之一,视频相对成熟,重要的是如何将游戏、视频和社交网络结合起来。

去年,我决定卸任字节跳动 CEO张一鸣表示,他将放下公司的日常管理,为公司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这十年也是元宇宙和社会形式或颠覆性改革的发展时期。字节跳动需要准备从耕种到收获果实。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