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沉迷于自黑,当当全靠碰瓷

从很多维度来看,乐视和当当都有同样的味道,同样的高开低走,同样的生存困难,到目前为止,没有树可以依靠,更不用说期待创始人了。

当前一线互联网公司逐渐衰落时,乐视和当当是两个值得研究的模式。

这两家公司,一个曾经是全球行业第一IPO上市公司也是中国a股最早上市的视频公司。另一家是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在线业务在美国上市的公司B2C网上商城。

但后来,由于不同的原因,两家公司淡出了互联网的第一梯队。虽然江湖还在,但情况早已不同。

考虑到品牌声的考虑,努力成为为为为数不多的市场手段之一多的市场手段之一。例如,最近,这两家公司已经登上了热门榜单,不仅没有支付费用,而且还获得了更多的关注。

01 免费流量收割者

近日,知名自媒体人冯大辉在网上爆料:乐视还剩下 400 很多人都是五年多的老员工。这些老员工说幸福是很多老乐视人留下来的理由,没有内卷和996,没有拖欠员工工资,也没有停止社保。

这个话题立刻在网上引发了热议,乐视有400多名员工。’老板’神仙日等待相关词条也迅速冲上热搜。

乐视官方也亲自回应说:没有 996,但是有老板。顺便说一句,我还在声明中为我的新旧产品做了广告。

从事件的整体发酵路线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偶然诞生的网络事件。网友的自发讨论再次成为乐视关注的焦点。再加上《甄嬛传》持久的话题热度,乐视这次白白赚了一波热搜。

截止到7月13日中午,乐视视频发布的公告已经收获了超过20万的点赞,转发量也高达2.2万。当人气持续飙升时,乐视官方甚至开始直播,为公司招聘新员工。

7月6日,华为和陈春华教授的声明引爆了互联网。华为表示,互联网上有1万多篇夸大和解释陈春华教授对华为的解释和评论,基本上是虚假信息。

然后,通过媒体层层剥茧,我们发现了隐藏在这一事件背后的另一个真相:盗版书商制作了大量夸大营销作者的文章和短片,以出售盗版书籍,最终损害了相关人员和公司的声誉。

7月6日晚,当当迅速在微博上发表声明,隔空喊字节跳动和张一鸣,称当当专注于阅读和销售书籍20多年,希望不要被头条和抖音上的盗版书商淹没。

随后,当当还动员了许多作者和出版社转发了这篇博文,大有为行业肃清风气的姿态。

从事件的后续发展来看,虽然当当的宣传没有引起大规模的响应,但由于华为和陈春华事件的高受欢迎程度也引起了一些关注。在许多讨论此事的手稿中,都引用了当当对盗版图书现象的回应。

02 从自黑到碰瓷

乐视和当当曾经是各自行业的领导者,甚至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然而,近年来,他们都经历了内外交困境。在内部,两家企业的创始人已经不在其位,在外部,过去的市场份额几乎被大工厂瓜分。

由于主营业务的供血能力不断减弱,两家公司在营销推广方面的支出不可避免地会减少。以低成本煽动大流量的事件营销已成为两家公司的无奈选择。然而,如何选择营销机会,这对兄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从视频业务开始的乐视,在自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去年春节,在各大头部APP在推出现金分割活动时,囊中害羞的乐视在软件图标上播放“欠122亿”标语,意外火出圈子。

尝到甜头后,乐视完全释放了自己。图标上又打出来了老板造车美利坚的等字样。

今年,在线视频行业的几个主要平台已经提高了会员价格,这也使乐视成功地刷了一波存在感。乐视视频主动在互联网上发表声明,宣布乐视视频会员不会提高价格,并表示有自知之明和没有资格提高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乐视的种种自黑行径,倒也能真的为产品带来增量,比如去年“欠122亿”的logo标语走红后,乐视视频App下载量上升了近20%。

与乐视相比,想继续在图书领域有所作为的当当也在积极依靠碰瓷营销来吸引人气。有时候,连自己的创始人都不放过。

早在2018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就在评论刘强东明州事件时引起了巨大争议。当当网立即用官方微博谴责,但在谴责声明的结尾,当当网不遗余力地为自己的双丹营销做了一波广告。

到2020年。当当网的两位创始人因抢公章而热搜,庆渝年吸引了无数吃瓜网友观看。当当网立即推出了满100减50活动,还在站内上线。从摔杯到抢章专题页面,向用户推荐婚姻、性别关系、公司管理等方面的书籍。

然而,随着李国庆的彻底离开,当当似乎失去了一量的流量支柱,直到最近华为陈春华事件的普及,他才在市场上找到了一点存在感。

03 热度终究会过去

从多方面来说,乐视和当当都有同病相怜的味道,同样的高开低走,同样的生存困难,发展至今,没有树可以依靠,更不用说创始人了。

但从近几年两家公司的表现来看,乐视的坚定和韧性还是比当当强很多。

首先,在商业层面,贾跃亭离开美国后,乐视在品牌声誉几乎崩溃的情况下,仍在不断尝试新的商机。从挽救视频业务的基本磁盘到尝试智能硬件产品,它似乎每年都在做出改变和创新。

这种坚持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去年年底,乐视在给员工的一封内部信中透露,在不考虑历史债务的情况下,实现了年度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重平衡。

另一方面,当当可能对这对夫妇的创始人分手的影响太大了。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们在市场上没有出色的表现,尤其是当短视频和直播电子商务的风口到来时,他们遗憾地错过了。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之前,当当已经连续五年盈利。虽然市场份额持续下降,但对于今天的互联网平台来说,保持正现金流并不容易。

然而,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传统图书类别的在线销售逻辑也在发生变化。在抖音、快手甚至视频号码中,图书产品都是销售良好的类别。

数据显示非常直观,2021年书博会期间,现场零售销售额超过2600万元,但网上直播销售额达到100万元.5亿元。

事实上,作为一名多年来深入从事图书行业的老玩家,当当有机会与这些短视频平台合作,探索更多的商业机会,但尴尬的摩擦热突然使当当与平台的关系变得微妙。

今年6月30日,乐视倒显得开放多了,乐视视频与快手官宣二创合作,在这种合作框架下,快手创作者可以编辑和二次创作乐视视频的独家版权作品,并在快手平台上发布。乐视视频通过访问快手小程序平台,实现会员拉升和内容实现。

当他们自己的业务达到瓶颈时,仅仅依靠简单的摩擦热不能帮助企业走出一天,毕竟,任何事件营销都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

热度终究会过去,不躺平才是真正的答案,在这一点上,当当还得多向乐视学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