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一张地看产品经理的能力水平

在学习和成长的道路上,产品经理经常感到困惑,不知道未来应该在哪里努力,也不知道应该学习什么来继续成长。

有时候,不是我们不够努力,而是我们试图找到错误的方向。

尽管现在企业中有一套产品的等级晋升体系,但这种体系个性化很强,并且是管理化的产物,对产品的个人成长虽有一定的作用,但普适性不是很强。

不同的企业在产品经理的能力要求上可能会有所不同,这让人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学习什么方法,这给产品经理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对此,我认为产品能力可以从其方法的学习和应用中抽象出三个层次,即实践层、方法层和认知层。

实践层是指实际操作和应用,方法层是指导实践层的方法论,认知层是指基于形成方法论的信息认知。

图片[1] - 一张一张地看产品经理的能力水平 - IQ星球

一、实践层

实践层主要注重解决实际问题,即利用现有知识或方法快速有效地解决问题,形成自己的经验和方法。

这一层要面对两个主体,一个是问题本身,一个是如何解决问题。

1. 场景模拟

在工作和生活中,问题无处不在,那么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如何尽可能详细地描述一个问题呢?

从冲突的角度来看,问题的本质是现状与目标之间的冲突。现状与目标之间的距离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例如,问题描述是计算机坏了计算机不工作,目标是希望计算机能正常工作,为了实现目标,我们必须解决计算机存在的问题。

实际问题必须是场景,即在特定条件下需要解决的对象。我们在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基本上是场景问题。

在描述场景化问题时,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一是现象,二是场景。

现象是对问题最直接的描述,即问题是什么。

场景是问题发生的场景,可以以故事版的形式描述。描述方法为6W1H法律,即谁,何时,何地,做什么,怎么做,为什么这样做。

对场景问题的描述越清晰,我们就越能找到同一场景或不同场景问题之间的共性,并帮助我们快速掌握问题的本质并解决它们。

2. 方法碎片

发现问题后,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问题。事实上,解决问题并不难。困难在于如何快速有效地解决问题,并考虑方法的共性,即以相同的方式解决一系列类似的问题。

因此,在问题描述清楚后,解决问题最终应该回到方法上。

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过程。首先强调解决问题的效率和成本。然后降低方法成本,提高方法效率。

我们强调共同解决方案的重要性的原因是减少早期从零开始的重复工作,直接从最佳方法开始,快速有效地解决问题。

该方法的最终应用对象是问题,而且由于大多数实际问题都是场景化的,因此该方法在这一层也是分散的。即使某些方法可以解决某种场景的一般问题,它们也只是这种场景的一部分。

方法碎片有两种来源,一种是场景方法经验总结,然后再应用,本质上是碎片化的;另一种是抽象的基于实践的方法总结,结合事物发展的基本逻辑,形成一套指导实践层的通用方法。

二、方法层

实践层更注重解决问题。而方法层更注重解决方案的有效性和普遍性。

在方法层中,一方面是抽象出更普遍、更底层的方法论,另一方面是变化中方法有效性的动态迭代。

1. 方法模型

实践层的方法是一系列方法碎片的集合,方法层是方法碎片的方法。

简单地说,方法层的方法模型是抽象的方法碎片,结合事物发展的基本逻辑,然后在方法模型的基础上产生不同的方法碎片。

图片[2] - 一张一张地看产品经理的能力水平 - IQ星球

抽象和边界是方法模型形成中最重要的两个环节。

1)抽象

方法碎片是具体的,有许多限制,这也限制了应用程序的局限性。因此,我们需要抽象方法碎片,更高层次的方法模型。

抽象过程主要是寻找和定义实体的粒度和连接。

实体粒度有多大?粒度越厚越好,越少越好。粒度越厚,约束条件越少,覆盖的场景越多。粒度越小,复杂度越小,约束关系越小。

连接方式是什么?连接方式越简单越好。最好不要添加太多复杂的逻辑来连接实体粒度之间的连接方式。越简单越好。这样,在向下应用中将有大量的操作空间。

抽象,更多的是在许多变化中寻找不变的部分,然后基于这个不变的点来覆盖变化的部分。物理粒度,试着找到不变的;物理粒度之间的连接,也试着找到不变的。

2)边界

方法模型是一种基于客观科学基础的方法,是一种科学的方法论。在科学的方法论中,一种方法是否科学可以通过伪造来证明,即该方法适用于哪些条件,哪些条件不适用。这些条件的约束是方法的边界。

因此,方法模型也有边界。我们需要找到并定义它。因为如果边界条件发生变化,解决问题的方法可能是另一种方法,而目前的方法可能不再适用。

边界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底层逻辑和场景的演变而动态变化。只有当这种变化超过一定阈值时,另一种方法才会被引导。

边界的意义在于,一是让我们在边界内做事更有效,二是让我们意识到边界的约束,鼓励后来者探索边界。

2. 认知演绎

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叫做透过现象看本质,它揭示了两个主要内容,一个是先看,再找,另一个是本质的存在。

先看,再找是通过观察和总结现象来解决现象的方法论。本质存在是指这些现象背后一定有一些规律或逻辑,但不为人所知。

我们要做的是通过总结的方法论逻辑,尽可能多地找到本质逻辑。

1)演绎逻辑

为什么要找到本质逻辑?因为本质逻辑在其边界条件下是不变的,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演绎推导出适合不同场景的方法论。

演绎是从一般情况下推导特殊情况的过程。著名的三段论,即大前提、小前提、结论三要素推理,是一种简单的演绎推理。

演绎特别注重前提条件,只要前提条件错了,后面导出的结论都错了。因此,我们应该尽可能找到正确的前提条件。

正确的前提是基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在这方面,我们每个人的方法论都是基于个人对世界的认知,也就是说,我们对世界本质的认知我们的各种行为中,形成我们的做事方式。

方法模型也是基于我们认知的解释。只有理解和理解事物的基本逻辑,我们才能形成基本的方法模型,然后解释不同场景的方法碎片。

2)寻找不变

老子曾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中,道是不变的,基于道而进化万物。

这类似于演绎逻辑的原理,演绎的前提是不变的,不同场景的解决方案是基于前提的。

因此,演绎最重要的是寻找不变的前提。

不变和变化是相对的。前提条件在间内,前提条件是不变的,但在另一个时期或空间内,前提条件是不变的。

例如,牛顿力学的前提是绝对的时间和空间,即空间和时间是不变的。但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光速是不变的,时间和空间是不变的。

那怎样才能找到不变呢?

私以为需要从认知出发,结合现象问题,逐渐接近不变。

其实,科学的发展史,也是对世界的认知史,从“地心说”到“日心说”,从经典力学到相对论,从元素到分子、原子,等等。都在寻找不变,靠近不变,并让我们认知并了解。

三、认知层

在方法层面,我们知道方法模型是对认知的诠释。我们的认知越深,越接近世界的本质,方法模型就越准确。

因此,在认知层面,我们需要提高认知能力,不断追求源头,寻找不变。

1. 追本溯源

我们的社会环境是外观和场景化的。我们遇到的问题是某种规律作用的结果,因此很难看到其机制。

就像我们感冒一样,在感冒症状出现之前,有病毒接触期、潜伏期和功能期。只有当身体无法抗拒时,症状才会出现,这是最终的结果。

要果我们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从本质规律出发,找到解决办法。

很难找到源头。我们不仅需要追根溯源的勇气,还需要克服各种困难,消除外界干扰,不断与自己和真理交谈。

追根溯源,我们可以从身边的一切开始。比如最近汽油涨价了,为什么涨价?是什么决定了供需失衡?市场经济的规律是什么,因为市场经济和资源稀缺?依赖谁?如果这个对象不存在,会有这个规律吗?其他对象有这个规律吗?

从问题的外观,不断地询问其机制,如果你想更深入,你也可以不断地询问这个机制。所有这些问题和思考都会让我们更接近问题的本质。

2. 我思我在

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不变的来源,所以在找到来源后,我们可能会忍不住想:为什么来源存在?存在是什么?存在的形式是什么?

所有这些思考都会让我们更深入地思考源头,从而上升到哲学的维度。

着名的哲学家笛卡尔曾提出“我思故我在”的哲学命题,他怀疑一切的存在,房子、衣服、植物等,甚至个人身体,都是不存在的。那么什么才是存在?他提出只有当我思考的时候,思考这件事是存在的,所以我思故我在。

虽然这个命题后来被证明不是很可靠,但这种对源头的思考和证明值得借鉴。

对追求源头,前人做了足够的哲学思考,比如老子的道、柏拉图的思想世界等等。虽然我们离源头还很远,但我们能做的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俯瞰远处的风景,然后辨别方向,努力寻找。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白不记的头像 - IQ星球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