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5万的产品经理被裁员

图片[1] - 月薪5万的产品经理被裁员 - IQ星球

01 燃烧的资本

今年3月,29岁的互联网产品经理白丽自愿接受了预期的裁员。其实大家都知道,白丽的社区团购APP,去年下半年,全国业务大面积收缩,业务人员减少。

仅两年前,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社区团购需求大幅增加,被视为互联网赛马圈地的新轨道,巨头和资本纷纷入局。其中橙心、多买菜、美团因势头猛烈被称为新三团。

白丽的公司也在头梯队,她会用疯狂来形容自己和同事在总部的工作,好像那种战斗状态,真的很夸张。随着新公司规模的快速扩大,白丽入职不到半年,明显感觉身体越来越差,心闷,焦虑、脱发、生理紊乱,然后继续咳嗽、感冒、无法控制地发胖,然后失眠。白丽观察到,团队中的大多数成员都比她年轻几岁,但他们不得不依靠褪黑素入睡。不是一两个吃,而是一个吃。”

与快速衰弱的身体不同,白丽在入职前半年的精神一直很高。她和同事们都受到五年内必须上市强烈目标感的驱使。

当时,该公司正处于高薪招聘和疯狂开设城市商店的扩张期。白丽是一名执行员工,无法获得更高层次的财务数据。然而,她看到的各种迹象足以揭示公司巨额就业成本的冰山一角——如果公司内部员工转到项目成都总部,工资将上涨20%,并附上每天近500元的交通和住房补贴。像白丽这样新招聘的异地员工,也享受着这样的待遇。

白丽和她的朋友私下计算,加上各种无形的好处,如果你以前月薪3万,现在相当于直接提到近5万。(公司在)很少有当地招聘人员,成千上万的人在成都出差。白丽的一位同事选择用公司的房间来补充品牌酒店。一年后,她被提升为会员系统中最先进的‘全球客户’,节省了超过3万元的积分。

但与业务资本洪流相比,这些支出微不足道。作为负责用户增长的产品经理,白丽和她的同事的首要任务是让新活动覆盖足够的人。规模是最重要的,你可以给你无限的预算,你可以使用各种方式,只要它是有效的。

刚入职的白丽赶上了一次拉新活动老用户可以积累现金,吸引1亿多人参与。成本也很高,一天一亿,持续一周。而这种烧钱规模在社区团购的头部竞争圈中,只是一种常见。白丽看到了几个竞争对手的财务数据分析,每天亏损1亿元。你可以享受这么低的价格,事实上,企业自己也在补贴,每当你买东西,我每天都在赔钱。

巨额资金烧毁了相当大的用户规模,但市场环境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2021年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社区团体购买新规定,包括禁止滥用自主定价权进行恶性价格竞争;2月,媒体报道橙心首选正在寻求40亿美元的融资;3月,滴滴将橙心首选业务分开IPO。

此时,白丽公司还提出了控制亏损、提高保留率的目标,并开始收缩之前实施的巨额补贴策略。但是用户非常敏感。如果你收回一点补贴,单个数量就会立即下降。相比之下,团点和线下配送的维护成本仍然很高。

在扩张期间,白丽公司的市场份额一度跻身全国前三名,但改变策略后很快跌至前五名;三个月后,它跌至前十名。刚刚成为正式员工的白丽迎来了她在成都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第一个夏天,但她不必担心蜀密不透风的湿热问题——6月,白丽和在其他地方工作的同事开始撤离,成都只会保留少数员工。

2018年底,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主页上发表了这样一段话: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中最糟糕的一年,但也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他开玩笑说这是一个笑话,但今天似乎是一个预言。

新技术变量尚未得到验证和普及,但受疫情、政策等不确定因素影响的黑天鹅事件接踵而至。2022年初,在不同发展阶段有互联网创业公司工作经验的白丽终于意识到:快速增长的时代会过去吗?

02 祛魅

行业红利消退,工作不再像以前那么光鲜亮丽——这是工龄不到三年的产品经理高最近清晰的工作感受。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互联网迎来了移动时代,微信、美团、滴滴、拼多多、抖音等移动巨头产品相继诞生MAU神话。张小龙等知名产品经理更是超级APP在光环的加持下,被捧上神坛,用产品改变世界的伟大理想让无数后来者兴奋不已。

“IQ《星球》随着一本畅销书成为当年的流行语,高书琪并没有认真阅读这本书,但他坚定地想成为一名产品经理。

2016年,高本科毕业,专门从成都到北京攻读研究生有一个目标,方便找到产品工作。暑假期间,他开始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他每天从学校所在的东五环到北五环外互联网公司的聚集地,通勤至少需要四个小时。

当时我每天加班熬夜,有成就感,和大家一起创造了一些产品。在刚接触互联网行业的高看来,产品经理是一个听起来很高的职业职业:产品经理是一个有固定方向的人。如果你能别好的产品,你就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产品经理,比如微信张小龙。你会觉得这个行业真的很厉害!

然而,你很难在今天的高书琪身上挖掘出这样的职业热情。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不要总想着你能做什么特别好的事情。高书琪讲述了她的工作感受:每个人都是农民工,你只是一盏螺丝灯,就这么做吧。如果一定要做一个大数据增长梦,不如去上香。

2016年高书琪入行,抖音于9月上线,流量迅速增长到今天活超过6亿的超级APP,快手以五环外市场进入主流视野,引领短视频 直播时代的商业变革。然而,自抖音快手以来,用户超过1亿的超级用户在中国很难轻易出现APP,移动互联网用户红利见顶,增速放缓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2019年硕士毕业后,高正式加入大厂。他觉得自己是踩着移动互联网的最后一个亮点跑进了产品经理的行业,看着这个行业一点一点往下走。在高看来,产品经理极度依赖行业红利。在理想的项目环境中,产品经理扮演owner角色,当你在股息期,数据一路上升,只要你说一句话,每个人都很容易跟随,事情就会变成,然后你把这个包装成一个好故事,每个人都很高兴,会说产品经理很好,而不是程序员代码写得很好。

现在,包括高在内的产品经理逐渐意识到:一旦我们进入停滞期和衰退期,作为顶级人物,我们将面临巨大的压力。每个人都希望你做出更好的方向决定,但事实上,你的一些信息并不比每个人都差多少。你必须做领导和方向规划师,你的水平不高,没有这样的权力。

初入职场的新鲜与激情这两年来被加速消耗殆尽,高书琪感觉自己的心态和“工作十年不得志的职场老油子”没什么差别。比起继续在工作上燃烧自己,他更关注自己的身体——半年前,高书琪遭遇了“身体警报”,新到手的体检报告上问题一堆,“各种七七八八的毛病都呼啦一下出来了”。

除了一些看起来令人头晕的异常值外,最困扰他的是颈椎-生理曲度消失,颈部6-7椎体融合。对于26岁的高来说,颈部疼痛是每天的,甚至有一段时间头晕和恶心。现在,只有每周两次的专业物理治疗才能慢慢减轻他的疼痛。

伟大的产品和增长黑客……在过去的六个月里,那些刚进入这个行业时最喜欢说的词并没有出现在高书琪的嘴里,而是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钓鱼哲学。我们的内部员工私下里有一个小组,专门用表情符号聊天。拉小组的人每天都会在里面发一个钓鱼的笑话。核心意思是,我们应该加油钓鱼摸鱼就是赚钱!高书琪的语气罕见而快乐。

03 卷王

虽然高书琪和白丽都怀疑自己的行业,但他们不能否认互联网仍然是许多年轻人最好的去处,即使在舆论唱衰的今天。

哪个行业可以为毕业生支付40万年薪?如果我有一份好生意,年薪似乎是100万美元。白丽的好年轻同事很快就找到了下一个家,25岁或6岁,(新公司)给了‘年度包’现金和股票几乎是100万美元。但如此高的薪水也需要年轻的产品经理支付等价或更昂贵的交换。

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与2020年12月移动互联网月活规模相比,.2021年12月的月活规模为58亿.同比仅增长174亿元.38%。行业进入股票竞争时代,互联网人不得不陷入内卷——原本用来表达前现代社会经济现象的小众学术词汇,自2020年以来风靡互联网舆论领域,形成了万物皆卷的文化现象。

说白了,行业不景气,只能不断挤压人才。一般来说,当发展不是很好的时候,我们会派更多的,表明即使没有没有明显的收入,我们也应该保持忙碌的状态。说好话叫快速试错。高书琪总结说,他在两个阶段经历了不同的卷方法:在后一阶段,整个团队被迫扩大,越来越多的人,整体事情逐渐减少,因为很多事情都做了,没有新的尝试,开始卷工作,我们互相抢盘子。”

内卷的最终目的是向公司证明个人价值,这也是高整理报告和辩护的逻辑:即使这件事失败了,我也在这个链接中尽可能优秀,或者我意识到我下次会改变这个错误。这至少可以向公司展示,你是一个有用的螺丝钉。

即使工作环境恶化,职业光环也很暗淡,但仍有相当多的优秀年轻人涌向互联网。白丽发现,与她进入这个行业时不注意教育背景的情况不同,她的同事基本上是985所大学或海外著名大学的硕士学位,甚至实习生每天帮助打印信息也是著名大学的归国者,他没有机会留下来。

人才冗余严重,互联网招聘门槛逐渐提高。另一方面,裁员的警钟一直悬在像白丽这样的老员工的头上。如果你想生存,你需要有其他一些技能。不久前,一家国内著名的电子商务集团进行了几轮裁员。白丽的一位老朋友在这家公司工作,并在她的朋友圈中发表了评论。有人留言说:你为什么不被裁员?

他说,我会舔的。我们吃饭的时候,我会主动给领导夹菜!白丽苦笑起来。白丽不擅长报告、向上管理和与老板保持更好的关系,但在今天的互联网公司中,是非常重要的(生存)能力。

白丽长期以来一直被一位卷王同事困扰。另一方比她年轻几岁,缺乏经验。她过去没有成功的项目,但她非常擅长与领导沟通和包装业务数据,并攻击其他同事。白丽是她的目标之一。

因此,白丽也有很强的职业挫折感。直到早上的紧急会议,这种负面情绪才略有缓解——匆匆赶来的女孩没有一贯精致的妆容,头发油腻,脸上闪闪发光。她的黑眼圈很重,看起来又白又白。那一刻,白丽觉得对方和每天下班后在公寓床上筋疲力尽的自己没什么区别。

04 35岁之后的事

经过身心消耗的双重消耗,白丽觉得自己的工作可能和吃青春饭的行业差不多。根据2021年发布的《2020年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全国19家互联网龙头公司的平均年龄为29.6岁,字节跳动和拼多多员工平均年龄仅为27岁。

白丽身边没有35岁以上的执行同事。我不知道年纪大的人去哪了。。高身边大部分都是工作了三五年的产品经理,年纪大了八年左右。但是,如果把2012年当成互联网产品经理的发源年,已经十年了。

没有那么多人能升到高管。剩下的人该怎么办?高书琪最近经常思考未来的退路。

拥有十年产品经验的白丽前同事周正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答案:从传统互联网公司到新能源汽车行业,再到自动驾驶和智能驾驶舱产品的研发。

2012年后,周正新加入了主要互联网工厂担任产品经理,并去了不同发展阶段和管理风格的初创公司。与白丽和高书琪不同,与周正新交谈,你会发现他对自己的工作有很高的肯定态度。

在周正新进入这个行业的那些年里,互联网前景无限,每个人都充满了尝试和探索的希望。当时,产品经理是一个新兴的职业,他的工作没有固守的规则和明确的界限。作为需求的绝对领导者和发起者,我们应该实施这一推导,形成整个闭环。在周正新看来,在开放各种链接的过程中,产品经理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大量的内外资源:像海绵一样吸收,最终沉淀一小部分有价值的东西,这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互联网 这一趋势已经进入了传统制造业,为互联网人民提供了另一条转型的出路。2017年出现了人才迁移的迹象,甚至传统的汽车圈也有点仰望。因为这是他们现阶段不熟悉的领域。周正新分析道:如果我们仍然像十年前的传统汽车行业一样,我们的互联网人就没有机会进入。

然而,这种转变并不普遍。首先,周正新出生于计算机视觉博士学位,走过专业科研道路,在教育方面具有重大优势;其次,对于年轻的产品经理来说,前辈很难积累机会。白丽入行较早,一开始还有很大的自我发挥空间,你可以有自己的意见,自己发挥去做,很多人都会来帮你。但现在,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流水线工人,就是厂妹上班。

互联网产业体系日益成熟,岗位职能不断完善。制度化管理和精细分工模糊了个人,退化为巨大机器中的螺丝钉。白丽不想成为耗材。她正计划转行,但互联网的工资水平高于其他行业,这也让她感到困惑。即使你转向金融业,如果你想获得60万年薪,你必须是业务部门的总经理吗?

这也是周正新不可否认的一点。作为一名经理,他在招聘时会在互联网上找到许多高级候选人,但即使他的简历很好,也很难留下来。因为汽车仍然有一些专业的门槛,他的工资水平实际上已经很高了,但他是汽车行业的新兵,不能把以前的工资转移到一个新的职位上,这仍然是不合适的。

高书琪是三人中最年轻的,有时羡慕那些早期进入吃互联网红利的前辈,不管这些人怎么做,他们手里有很多股票,生存压力也不是那么大。他和他的女朋友计算了一个账户。虽然他目前的工资并不低,但即使他们咬紧牙关,保留六个钱包,他们也只能在天通苑买一套拥挤的小房子。

高书琪最终决定离开北京,定居在二线城市。对他来说,大厂产品经理带来的最大红利可能只是他近年来快速增长的思维模式和表达能力。回去后,给家乡的村民吹一吹,会吓到人。。谈到35岁以后更遥远的未来,年轻人的语气飘忽不定:谁知道,也许我终于去‘考公’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